• 指甲花

    指甲花

    作者:梁灵芝 楼顶种的指甲花开了,这并不稀奇。稀奇的是广东人素来爱花,但走过街巷人家,我从没见过指甲花的影子。我种的花籽是从鄂西北老家带回的。过千山万水,故乡的指甲花也能适应环境,并在东莞的沙土里发芽,开花。想想,真有意思。

  • 重阳节的糍粑

    重阳节的糍粑

    作者:熊燕 读王摩诘的《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想起重阳节快到了,又可吃到美味的糍粑。

  • 你身上有多少菜味

    你身上有多少菜味

    作者:霍无非 在酒店工作常遇这种情况:只要客梯里有老外,浓烈的香水味就直冲鼻腔,这种香味很难说好还是不好,散发着道不清的混合味儿,多数中国人直呼受不了。或许这与老外的体味和生活习惯有关,而体味除了人种、遗传基因,还与饮食挂钩,欧美人以肉食奶酪为主,身宽体胖,皮肤粗糙,汗腺发达,体味焉能不大?加之老外惯于晨浴,洗罢擦干猛喷香水,出门开始一天的事务,既是礼仪之需,也是个人卫生使然。

  • 弱滋味

    弱滋味

    作者:林裕森 也许,这世界上最难搞定的,大多是有生命的东西,因为其自有进程,很难全都如心所愿。家有小孩的人应该最能体会吧。我没有小孩,却有近千瓶也自有生命进程的葡萄酒。我总相信,生命都该顺其自然才能现出真正美貌,但却又像大部分父母一样,总忍不住要插手揠苗助长。

  • 心怀野念

    心怀野念

    作者:西门媚 这是一个20世纪80年代初期的爱情故事。久远的爱情。书名就说明了这个——《1980的情人》。

  • 隐居深山的元代画家王冕

    隐居深山的元代画家王冕

    作者:郑学富 最近,“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成为人们频繁提到的诗句,这句诗引自元朝著名画家王冕。诗名为《墨梅》,又名《墨梅图题诗》,全诗为“吾家洗砚池头树,个个花开淡墨痕。不要人夸颜色好,只流清气满乾坤。”

  • 《香港方物志》

    《香港方物志》

    作者:叶灵凤出版者:商务印书馆出版时间:2017年9月 内容简介:香港是个可爱的地方,既有都市的繁华也有乡郊的朴实宁静。不过,除了繁华的一面外,很少有人会留意这座城市素淡的一面,去考察了解其中的风土物种。许多人或许会奇怪,这个繁华市声所在之地居然也会有这么些鸟兽虫鱼么?本书便是这样一本描写香港的山川风土和草木虫鱼的小书,它是作者把香港的鸟兽虫鱼和若干掌故风俗,以自然科学和民俗学的全新视角记录下来,知识、情趣、文笔都在不大的篇章里传达自如,因此读起来亲切宜人。本书中112篇千字文中,写草木虫鱼,也写民风市声,力求通俗畅达,却绝不苟且随意。本书作者叶灵凤1904年生于南京,早年就读上海艺术大学,20世纪20年代开始从事以小说为主的写作,1938年南来香港,在此定居直到1975年逝世。他是著名作家、藏书家,在华人文学圈有较大的影响力。

  • 《中国新诗百年百家名句录》

    《中国新诗百年百家名句录》

    编著:郭良原出版者:海天出版社出版时间:2017年10月 内容简介:风吹雨洗,大浪淘沙。无以数计的中国新诗,给我们苦难而又辉煌的民族留下了一长串闪闪发光的诗人名字和一长串熠熠生辉的经典诗句。为纪念中国新诗100年,该书遴选收录了自新诗发轫以来100年间100位优秀诗人的经典名句100句,逐一由选编者、诗人郭良原写成书法,并附有所含名句原诗100首。收录在本书中的诗句,虽然诗作者所处时代背景不同,各自人生经历有异,但大多为读者耳熟能详和口口相传。选编者尽可能地做到了精益求精,优中选优,力争将最为社会接受和最富生命力的经典名句呈现给读者。本书内容饱满,装帧雅致,印制精良,极富阅读、收藏和馈赠价值。

  • 美丽而忧伤的秘密

    美丽而忧伤的秘密

    作者:李松璋时间在流逝。每一位女书传人的离去,都带走一部分女书的原生信息。书名:折扇:最后一位女书自然传人作者:唐朝晖出版者: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时间:2016年11月本文作者朝晖兄有无数次独自一人的边地远行,西藏、终南、珠峰,每一次都可称之为壮举。这一次是从北京出发,过河北、河南,过黄河,经湖北、长江,达洞庭,入湖南,再经岳阳、长沙,然后继续西行。他在寻找什么?过湘潭、衡阳……终于接近了。一个群峰突兀、层峦叠嶂的优美之地,永州县境。像是一个“另外的世界”,再往西,便是桂林以东,九嶷山下的江永。这里有一个小镇,名为江上圩,在群山环抱的几十个自然村落里,流传着一种仅属于女人的神秘文字:女书。朝晖终于接近了女书文化的核心地带,当他离开时,一部散发着忧伤和沉重感的非虚构著作,已在心中显出清晰的眉目。和一个人、一群人,或一件事、一段历史的相遇,都是说不清道不明的缘分。朝晖兄与女书的相遇,也一定是另一部可书可写的传奇。他接近的,是文明的隐秘地带。诗人细腻温和的情怀,加上走南闯北所磨砺出的坚定执着的个性,是他此行成功的通行证。当然,更重要的是他至诚的善意,才一步步接近了那个从不公开示人的隐秘之地。无法想象,在这个貌似男权主宰的社会形态之下,还有一条女性文明的暗河,日夜激情涌动。想不出恰当的词汇形容女书不可思议的存在,像是一种命运注定了必须隐身于灿烂阳光之外的阴生植物,不屈不挠地生长于强大的森林杂树之间,悄悄绽放的花朵,便是只属于她们的文字,以此曲折地表达女性虽万般柔弱但也无比刚烈的情愫。读这本书时,我眼前总是出现这样的幻象:洁白的柳絮在寒冬季节里随风而去,她们死而不亡,哀而不伤,无比脆弱,又无比坚强。在她们所认为的“男字”(或“男权”)——汉字以外,成功地开掘出一条蜿蜒幽暗的秘密通道。究竟是怎样的坚定和失望,令她们想到要发明创造自己的文字系统,来抵抗时代强加于她们身心之上的枷锁和伤害?又是怎样的威严和力量,令男人们在这条通道门口愧然止步,不敢近前窥视。他们的容忍和宽容,可能是另一个有趣而庞大的话题。结拜姊妹、交朋结友、结婚、过节、祭祀,都可用女书传情达意,说明女书作为一种文字现象,已经不是女孩之间发生的偶然事件,不是几个、几十个、几百个信手发明的可以意会的符号,而是一种明确无误的决心和抵抗。在江上圩所有的村庄里,都有自己的女书学人,被称之为君子女。替不会写字的女性写信,或唱读女性姊妹写来的书信。所谓君子女,可能表明一种信任和称许,这些知晓了别人秘密的人,决不会在看过别人的秘密以后,去向别人,尤其是男人们泄露。按照约定俗成的规矩,女书“不落夫家”,她们唱女书歌,做女红,供奉女性神灵,主神都是两姊妹,她们把自己的愿望搬上神龛,祈祷姊妹之间的另一半成为花中仙子,希望牵手之爱在纷乱的俗世里成为永恒。最典型的传书方式,是人们熟知的将文字写在折扇和手帕上,这是一种带有强烈仪式感和誓言意义的传递方式:私密,彼此专属,男人绝不会去接近。昏暗无尽的黑夜里,女书的花朵香气四溢,女性卑微苦难的生命得到隆重的温暖与慰藉。那是一道宝贵的光亮。世俗的愿望插上文明的翅膀,物质的诉求完美地抵达精神的高度。鸡鸣于晨,星现于夜。那是时间的秘密。女人天性美丽,她们的可爱,她们炽热的情愫,一旦找到绽放的方式,便会伴随欢欣和泪水升华为天地间的灵物。时间在流逝。每一位女书传人的离去,都带走一部分女书的原生信息。那是一座日渐凋残的花园,个体的离去终将导致群体的消亡,直到花园完全荒芜。朝晖兄来得不早,但也不晚,他目睹了女书最后一位传人辉煌落幕的时刻,算是幸运。一扇门,封闭经年,终于向他打开。(李松璋)

  • 魔性或暗黑,它的最终属性是迷人

    魔性或暗黑,它的最终属性是迷人

    作者:苏慕 涩泽龙彦是一个魔术师,玩弄时空变幻的戏法,让每一个走近的人着迷。

  • 栏目简介